h 加入收藏 h 在线留言

 
 

 

辽阳市宏伟区旅游局
电话:0419-5165172 5166421
传真:0419-5166420
http://www.lyhw.gov.cn
辽阳龙石风景旅游区管理处
电话:0419-5169749
传真:0419-5169749
http://www.lnlylsfjq.com

 
  您现在的位置:辽阳龙石风景旅游区 > 龙石游记> 详细介绍


抗日英烈白乙化传略

发布日期:2012-6-19  浏览次数:823

    驰名燕山的抗日英烈白乙化,1912年二月二日出生在辽阳市宏伟区石场峪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30年秋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绰号是“小白龙”。
    白乙化的父亲白魁福,母亲张氏,二人靠私塾和自学粗通文墨。乙化从小跟父母学诗读文,很小就能背诵岳飞的《满讲红》等爱国诗词。1917年入本村小学读书,学习勤奋,才思敏捷,成绩超群,人称“神童”。小学毕业后,因年小不能离家去中学,又到本村私塾继续学习。至1924年13岁时,在亲友资助下考入辽阳民立中学。因其品学兼优,出类拔萃,被誉为“白才子”,受到校长和国文老师的器重。1927年,升入县立东师范高中,因其校长周某贪污腐化和排挤进步老师,他曾组织同学开展罢课斗争。此期,又值日本殖民经济势力入侵,迫使辽阳城区工商业陆续倒闭,他又带领同学声援辽阳各界人士抵制日货、排斥日货的斗争。
    白乙化少有壮志,热爱祖国。在1928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济南五卅惨案”,加紧侵占辽南一带时期,他于高中毕业后,依然选择了“军事救国”的道路。他先赴沈阳启明学院补习,后考人东北军校教导队和东北讲武堂学兵队。立志做一名对中华有用的军人。此期,他结识了地下党员邹大鹏,受到进步思想影响,在学友中经常非议军阀混战,抨击反动当局认敌为友,并为共产党人李大钊被害鸣不平。后被学校发觉,他被迫潜入北平弘达学院补习,又考入中国大学予科政治经济系。此期,他又结识了一些进步师生,第一次得到《共产党宣言》等马列主义著作的教导,提高了阶级觉悟,懂得了革命道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立志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白乙化为抗日救亡投笔从戎。他趁城乡局势不稳,会同三位有志抗日之士,带着两只步枪,闯入辽阳警察局夺得一些枪支,很快组织起几百人的抗日救国军,在太子河畔同日寇展开了武装斗争。1932年又转战辽西,队伍扩大到1000多人。乃改称“平东洋”。在辽西曾夜袭伪新民监狱,攻占沟帮子火车站,炸毁敌火药库,袭击敌枪械仓库,又夺得了一部分枪支和弹药,还攻打了伪凌源县警察局。在每次战斗中,他都身先士卒,不畏艰险,杀得敌人闻风丧胆,“平东洋”、“小白龙”的绰号,扬名四方。1932年12月,日寇派第十六旅团长川原少将为“剿匪”总司令,指挥所属部队和王殿忠伪军30000余人,疯狂围剿辽南义勇军,白乙化为保存实力,率部队退入热河东部凌源一带山区,坚持抗战。
    国民党政府放弃东三省之后,又同日寇签订了《何梅协定》等卖国条约,并于1935年11月成立《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蒋介石推行“先安内后攘外”反共内战的卖国政策,疯狂镇压人民抗日运动。为揭露蒋介石的卖国求容的反动政策,宣传抗日救亡的爱国思想,白乙化同王仲华和王波等人,组织了《东北问题研究会》。处于华北前线的北平学生,在中共“八一宣言”的指引下,掀起了“一二九”青年爱国运动。白乙化等中国大学部分同学冲破国民党军警的包围,同女一中为首的五六百人游行队伍,到新华门向国民党官员何应钦请愿。要求政府出兵抗日,反对卖国的《何梅协定》。12月16日,白乙化又同中国大学的一些爱国青年同学,擎起“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横幅大红布标语,把周围同学集合起来奔向西四牌楼进行示威游行,最后到前门同清华大学、燕京在学、农业大学等游行队伍汇合,并举行了集会。在会场上,他声泪惧下地疾呼:“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反对华北自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收复东北失地!”等口号,感染着每一个人。在日本特务和卖国汉奸与反动军警的大刀、皮鞭、水龙扑向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的疯狂镇压中,他用有力的双拳和坚实的双脚,打倒了几个反动的军警。他以无畏的行动赢得了“虎将”的称号。1936年二月五日,白乙化参加了由北平学联组织的爱国集会,声讨卖国贼的罪行,强烈要求国民党政府出兵抗日。讲演结束时,白乙化和吴涛等20人不幸被捕。在狱中,他们与敌人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经营救于八天后出狱,他又于同年夏带领北平大中学校千余名青年学生,在香山卧佛寺举办了军事夏令营。他负责讲军事课,课后还进行军事演习。不久,中共北方局派白乙化去绥西河套开展党的工作。
    1936年秋,白乙化组织几百名流亡学生到绥西河套五原扒子铺隆垦区开荒种田,搞生产自救和军事训练。白乙化被任命为中共垦区工委书记。吴涛为宣传部长。1937年五月,他填写一首“垦区歌”教队员哼唱。其中唱道:“我们——今天流汗,明天流血!结成了铁的队伍,我们要打回老家去!”在垦区,一个党的外围组织——中华民族抗日救亡先锋队秘密地建立起来了。
    1937年“七七事变”后,10月,延安总部让垦区党的主要力量撤到河套地区。10月20日,白乙化在群众大会上宣传了我党领导的八路军在平型歼敌千余人的胜利消息,传达了延安八路军总部的指示,号召人们参加武装抗日斗争。大家纷纷报名,随即组成了一二百人的《抗日民族先锋总队》,白乙化被选为总队长、兼任总支书记,下辖三个步兵中队。过黄河后,又建立一支骑兵队。
    1937年11月,马占山率东北挺进军,从河套地区南渡黄河,向陕西榆林林一带转移。白乙化作为挺进军的开路先锋走在队伍的前头。在1938年一月,白乙化在山西河曲对岸陕西府谷哈拉赛时,与乌兰夫领导的内蒙古抗日部队骑兵旅和陈钟组织的绥蒙游击支队相会合。不久,八路军一二○师政委关向应同志接见了白乙化及其部队。并帮助白乙化部队进行了紧张的整训,然后带到晋察冀军区,归聂荣臻司令调动。从此他们又恢复了抗日先锋队的番号。
    1938年三月,白乙化和吴涛奉命率整编后的队伍,向北挺进,杀向抗日第一线。七月,在雁门关外灵邱县河南镇西沟村,找到了八路军三五九旅,王震旅长接见了他们,并补给了他们一批枪弹和棉服,极大地改善了部队装备。不久,日伪出动大批兵力,向三五九旅驻地灵邱一带“扫荡”。白乙化奉命配合三五九旅主力,担负钳制敌人的作战任务。在敌人四面进攻面前,他身先士卒,指挥若定,力战群敌,毙伤敌军一部,摧毁各种汽车40余辆。
    1939年春,白乙化奉命由山西灵邱出发,经涞水等地到宛平县,进入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所在的平西根据地,加入了肖克司令员领导的冀热察挺进军。不久白乙化的抗先队同王仲华领导的冀东抗日联军合并为“华北人民抗日联军”,由王仲华任司令员。白为副司令员,下辖一、三两个大队。后来,王仲华病逝,抗联的军政重任全落在白的身上。他抓住有利战机,率部站雁翅顽敌,攻克青白口,毙份敌军70余人,缴获枪弹一批。
    1939年六月,日寇竹野太郎率大岛大队300余人,从怀柔沿永定河岸向我平西根据地中心区斋堂进犯。白率一、三大队奋勇迎敌,初战雁翅,打乱敌人指挥系统,后将敌诱至娄儿岭窄沟,抗日联军多次冲入敌群,展开肉搏。历经三天三夜的浴血奋战,终使大岛大队300余人大部被歼。中队长奥村被当场击毙,竹野太郎和两个曹长逃到山神庙剖腹自杀。此役截获敌人130多匹骡子,缴获大批械弹和军需物资。
    1939年底,抗联奉命改编为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十团。白乙化任团长。除夕这天,白率十团部分人员空袭门头沟、五平口、马官营、万佛堂等地敌人据点,炸毁敌高线公司两个锅炉,并使万佛堂的弹药库被炸起火。
    1940年六月底,日寇调来日军6000人和伪军3000人、大炮50多门、飞机30多架,由桃花堡、门头沟一带出发,分十路围剿平西抗日根据地,实行野蛮的40天“大扫荡”。白乙化奉命率十团负责东北战线,在大村、碣石岭、青白口一带,方圆七八十里,阻击4000人之敌。经过两周血战,打退敌人10次冲锋,共毙伤敌300余人,击落敌机一架,获敌架上的双筒机枪一挺,望远镜一架,电台一部。在兄弟部队联合抗击下,迫使敌计划40天的“大扫荡”,14天土崩瓦解。战后,十团受奖,白乙化受到表扬。
    1940年四月,冀热察区党委和挺进军军政委员会,将“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的三位一体的抗日重任交给了白乙化。这是我军第四次挺进平北。白乙化组织全团上下进行周密的思想和物资准备,为减少目标,采取了梯次前进,隐蔽发展的方针。1940年四月二十日,在宛平县珠富送走了第一梯队,挺进平北,进入密云西部水川地区。五月二十七日,白率十团第二梯队由平西永定河北妙峰山出发,在南口跨过平绥路,避开十三陵之敌人主力,进入延庆北沙塘沟后七村一带,与第一梯队会合,并歼灭来自永宁等地的伪军三十五团之敌。平北首战告捷。其后又在南天门、玻璃庙等地获胜。随后即以云蒙山区为中心向四周挺进:南下怀柔,东取密云,北打古北口,西进延庆。一个方圆700里的“赤壁长城”,巍然屹立伪满洲国的西大门。
    为巩固和扩大战果,白乙化组织建立了县区政权和地方游击队。又在六月中旬成立了丰宁、滦平、密云联合县政府和中共丰滦密工作委员会。组建了白河、白马关、四海、左北口游击队。之后,他又举办了丰滦密联合县救国会干部训练班。白乙化自激战平西开辟平北以来,不断加强政治鼓动工作,特别是严明军纪,颇受当地群众称赞。
    为欢庆挺进平北的伟大胜利,最终打回东北老家去,在全团教唱由他审定的《冀热察辽之歌》,其歌词的最后八句是:
    踏平燕山南北的层层障碍,
    踩碎长城内外的重重险滩;
    冀热察辽人民越战越坚强,
    挺进军指战员越斗越勇敢。
    挺进!挺进!后面是万里长城。
    挺进!挺进!前面是辽河平原。
    将侵略者完全赶出祖国的土地,
    看!胜利的红旗插遍鸭绿江畔!
    1940年七月,白率十团一营挺进伪军满洲国内的热河省地区,相继攻克五道营子,重创小白旗,夜袭司营子,踏平虎什哈敌人据点,然后潜入大阁南面的五道营子,溃敌近千人,胜利地与七团会师。八月下旬,为配合华北的“百团大战”,白率十团一营出击平古铁路,攻克小营车站,摧毁陈各庄铁路大桥。九月又烧毁石闸附近的潮河大木桥,攻克怀柔火车站,焚毁军用车辆和战备物质。受到晋察冀军区的表奖。挺进平北以后,历经56次大小战斗,袭击和攻克43个敌占据点,共毙份俘敌400多人,缴获长短枪183支,子弹12000多发,飞机一架、军刀52把、军马15匹、毁电话线70余次,还有很多军需品。
    1940年九月中旬,日寇从通化、吉林、锦州等地调来4000多人的精锐部队,扑向丰滦地区,进行78天的“大扫荡”,妄图消灭十团。白乙化同吴涛等坚持内线和外线斗争,两路大军同敌拼杀28天,作战百余次,共毙伤俘敌600多人,又开辟了白河两岸的广大新区,使丰滦密根据地从初建时的四个区扩大到八个区。
    1940年12月15日,不肯失败的铃木大队,又向冯家峪一带进攻。白选派“不打伪军专打鬼子”一营营长率队伏击了号称“常胜将军”的哲田中队长以下100多人,取得反扫荡的又一胜利。这一消息,传到伪满洲国京城新京(今长春)时,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的“长官们”都目瞪口呆,惊呼:“八路军大大的厉害!”随后,日寇用两万元悬赏缉拿白乙化的人头,并又集结重兵妄图趁十团尚未穿上冬服之机,将其赶出丰滦密。对此次日军之围攻,白乙化用计谋诱敌就范,将其拉网式的“扫荡围攻”队伍,消灭一半,其余逃命。
    经过几个月争夺战,白乙化所率的十团终于巩固了平北抗日根据地,解放了丰滦密地区。人民积极参军参战,十团越战越强,队伍壮大到1700余人,同时,又将古北口、白马关、白河两岸,长城内外的地方游击队,在马营村合并组成隶属十团领导的丰滦密游击大队,配合主力十团打击日寇。
    1941年二月,白乙化接到上级电令,担任军分区副司令员。他正与吴涛等人话别,此时敌人来犯马营。四日凌晨,伪滦平县警务科长官率道田讨伐队170余人,沿白河南下,向我根据地进犯。白乙化对吴涛说:“先消灭这股敌人,然后再与同志们话别!”随即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议制定歼敌对策。四日上午十时,敌人先与游击大队交火。被诱至一营阵地遭伏击,损失惨重。敌又拼死向一营阵地连续几次反扑,白乙化在前沿阵地手持红旗指挥作战。警卫员硬将他拉回指挥部。后敌人退至皮关一个烽火台里负隅顽抗。午后三时十五分,为迅速消灭敌人,白乙化又挺身而出,站在绛蓬山上一块大青石上距敌500米处,手持红旗指挥部队,不幸遭到敌人伏击,头部中弹,壮烈牺牲。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子,为祖国人民而出血染燕山。
    噩耗传出,军民悲恸不已。四月,在石城举行了追悼大会。把他安葬在鹿皮关东峰绛蓬山坡上,为他立碑一座。后碑被日寇破坏,在1944年5月,在丰滦密联合县长和县委书记主持下,又重新立碑一座。碑正面刻着“民族英雄”四个大字;背面刻着北平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吴涛撰写的《白乙化传略》。十团还编写了《纪念白乙化烈士专刊》。之后,又将密云县西部改为“乙化县”。建国后,五十年代初,又迁葬至石家庄“华北军区烈士陵园”。1984年五月,中共密云县委和县政府,又在白乙化当年牺牲之处,重建一座新碑。每年清明节,广大县区群众都来到碑前默悼致哀!


上一篇: 早饭屯、龙鼎山、皇临阁  [2015-3-24]

下一篇: 关东才子王尔烈  [2012-6-19]

 

辽阳龙石风景旅游区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 www.lnlylsfjq.com